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2019 北京 篮球大赛 >

40岁的银行副行长想要换份新工作比大学生还难

时间:2019-05-24

  自我工作以后银行每年都成批的招收大学毕业生,而我的这个升职记录,至今还是没有人能够打破。

  就这样边工作边等待机会。终于一次行里组织一线上的所有员工参加技能测试,鉴于我上岗时间不久,建议我不要参加了,因为通过率要上报分行的,我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强烈要求参加。当时主要也想这样加深会计处的领导对我的印象,于是我每天下班后就到行里机房去刻苦练习,后来参加测试后我顺利的通过了,这以后储蓄会计处的领导经常拿我做例子来批评很多工作很久还不能合格的员工,而语言关也逐步攻克了,开会时的方言渐渐的都可以听懂了。

  我在对外营销上很卖力,一个人在外地发展真的很不容易,我必须时刻警惕着别人的戒心,你发展好了会有人眼红嫉妒,还要时刻注意必须要努力,努力工作才有价值,我是属于做事非常踏实非常脚踏实地型的人,出去吃饭,喝酒我总是冲到前面,虽然我是北方人,但是我的酒量其实很差的,一开始总是喝到吐,回到宿舍还吐,有时抱着马桶吐的时候真想有个人来关心下,有时扶着楼梯一步步跌跌撞撞的爬上来真想放弃算了,人生短暂,何苦这么糟蹋自己,那时非常非常的羡慕有的人失败了受伤了可以回家,而我却不能。

  后来又一个转机是当时人民银行组织金融英语认证考试,因为是比较实务的,很多中外资银行都很重视并组织员工了参加这次考试,我们行里也很认真重视这次考试,当时我们分行总共十几个人到省里去参加考试,我一听又是一个机会赶紧报了名,接下来准备的日子是枯燥而又充实了,终于在考场上我考出了当年寥寥的几个A级(90分――100分),而分行其他参加考试的人除了两个勉强合格外,其他人大多放弃或者没有通过。这令行里有关领导脸上很有光彩。而接下来的一次银行里长跑比赛活动中,我更是在50多人的选手中一路领先,一举夺魁。(我从大学开始就养成了锻炼身体的好习惯,直到工作之初的几年还一直不间断),从此我的知名度迅速上升。

  古时候站错队是性命攸关的事情,现在站错了队是前途攸关的事情,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涉及到站队的问题了。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个站错队的友人。当初他被提拔到一个有些权力的部门就是单位里队长的功劳,结果他就一直的站在这个领导的队伍里,另外的队长的话他都是阴奉阳违,暗地里马上和他的队领导打小报告,然后讨得指令,我说过他几次,觉得这样风险较大,万一他的队长调走了或者不得势了呢?后来果然队长调走,其老部下基本均遭受到清洗排挤,友人被弄到某清水衙门看报纸了。

  社交上的礼仪规矩很多,用心才能进步快一些,我总结的就是人一定要头脑清醒,该你出头冲到前面的时候一定要毫不犹豫,比如喝酒,你冲到前面先牺牲了,领导就会少喝,才能让领导觉得有面子。该你装傻藏拙的时候一定要真装得很像,比如领导借酒装疯和别人打情骂俏,你要借机离开或者转移开视线。该你买单你一定要去买单,不该你买单不要去当冲头。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在适当的场合说合适的话做适当的事情。

  我一气呵成,文章理论联系实际,分析困难,分析形势,提出思路和竞争策略,获得了上下普遍的好评。(又开始不谦虚了,其实就是想把自己历实事求是的写一下,如果能对大家有所帮助那就更开心了)

  压力更在于,打仗的成绩和业绩挂钩。「奖金做的好就有,做的不好就没有。银行更加市场化,竞争更加激烈。但银行的价格优势已经不在了。」陆副行长说,在最近几年的工资比重中,鉴于奖金跟业绩挂钩,所以,奖金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就越来越少,而固定的基本工资占比则越来越大。之前,恰恰相反。

  有一次,一位朋友问他,是否真的打算要离开银行,他很坚定的说,离开是肯定的,如果说要学新的知识,也都是和原先的金融知识差不多。技术层面不担心,薪酬也不是问题,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过了一周,这位朋友又再次问了陆副行长相同的问题,他的回答是,已经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了。

  那年,也成了这些部门里第二个有专配车有自己驾驶员的中层干部(那时银行车辆管的很死,不像现在部门领导基本都有车子的),而我的年薪也从刚开始工作的2万块在那一年达到了6位数,大老板发红包给我时看着清单对我说,你的收入涨幅全行第一,中层干部里进前三位。我好开心,不是为收入,而是那种肯定和期望,这让我更加充满自信。

  最起码在你还不具备和别人博弈的能力的时候千万不要去自取其辱。而我,经过了这6个月的煎熬,在以后的工作中再没有犯傻顶撞过上级了。

  压力终归是压力,但是我没有悲观的怨天尤人或给自己找做不好的理由,也没有头脑发热的以为会很快就扭转颓势,年轻的我还是喜欢挑战,我开始认真的搜集周边客户资料,认真的分析周边的市场情况,然后主动出击,上门拜访客户和ZF招商部门。当时行里车辆紧张,出门可以申请车辆,但我偏不申请,我就是要用实力说话,要用实力让单位里给我单用的车子,我乘公交车、打的,我是一个不喜欢计较的人,这些费用虽都可以去报销,我却一次都没有,我觉得那是一个人做事的气度。

  但在考虑调整变化前,一定要兼顾家庭的稳定。他说,房贷要按时还,家庭的生活质量不能因为变而有大影响,对于四十岁的人来说,真正的归属感在家,而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感。他拿前段时间大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举例,他说他要是贺涵,一定会和唐晶结婚,因为这是责任。

  每次想要退缩的时候我就想到了那些双充满内容的眼神,我只好咬紧牙关,中间的艰辛不必细表,一个例子就是一个大的外资企业我苦苦联络了一年未果,当然并非我的能力问题,主要因为其他银行服务也很好,这里是会计版,大多和银行打过交道,很知道这个道理,总换银行也是不好的。但是我相信不可能一直没有机会,结果在将近两年的沟通基础上我抓住一个机会乘虚而入,或者我的锲而不舍也感动了企业,我成功可,这成为当时银行里最成功的一个案例。

  在对外营销上我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可是在对内营销上我却失败的一塌糊涂。应该说国有银行这些年的改革尤其在我所在的经济发达地区,机关官僚作风已经好多了,但是仅仅好多了而已,回头来看主要是我当时有一种很天真的想法,就是幼稚的认为我们银行是个整体,大家应该齐心协力把业务搞上去,把其他银行打垮。可是忽略了很多东西,比如有些人有些机关部门就是不希望你业务上好,就是看不得别人好,会不时给你提供障碍,有些人鉴于自己的立场和职业,必须要严格遵守条例而不能随便给像我这样一个自以为很能干,其实在他们看来愣头青小子一个的人以融通。

  既然无法判断这个领导的意图,我就想法设法向其请示让他给我说出工作思路和重点,应该如何去完成。有了这个痛苦我在给下属布置工作时从来都是先和他们说清楚工作要点和重点,提供一个借鉴思路,让下属好做些,所以说带着镣铐跳舞比没有镣铐容易,你给他局限的越多,他犯错误的概率也就越小。

  可是一次上级来检查时臭虫竟然当大家的面把我擅自把自己的工作分给助手做的这个事情给检查组汇报了,银行里面对这个东西有多看重只有银行里的人才知道,而我,因为一直偏重于业务发展,对这个的重要性还没有认识到位,结果接下来上级行不断的谈话,教育,而且提到了很高的高度,搞得我非常之狼狈。而正是这个时候我才更深切的体会到了世态冷暖,当你有难时,落井下石的人有之,隔岸观火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真正欲帮助你的人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工作中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做傻事,有些人你得罪了一次就是得罪了一辈子(这个等会我会专门写出来)。人家刁难你那可能是你哪里做的不够好,需要改进的一个信号吧。其实职场中的很多事情很难说是是非非的,我觉得判断的结果就是看是否有利于工作展开。(当然这工作中也很难涉及到的伦理道德方面的争执,仅仅工作上的问题而已),套句老话就是改变你所能改变的,接受你所不能改变的。

  当时我列举了自己的一些可以改善的地方,比如方言,我们北方人到南方来方言真的很要命,开始的差不多一年时间基本听不懂,而我想要融入最最起码的是要能在开会时能够不要让领导为了你一个人而讲普通话。比如业务技能,算盘以前基本没有接触过,点钞也很慢。比如英语,当时本地外资企业迅速增加,对员工外语的需求非常多,以后肯定会用到,这个也是我的一个优势,我可是大二就以优秀的成绩过的6级,告诫自己千万不能丢掉。

  当时银行里规矩很多,主要负责人要做很多的事情,包括检查啊,传达文件精神啊,组织学习啊等等,但是当时确实因为太忙,但是又一定要给其他部门配合工作,不能不干,所以有时不免有些违规操作,但不是实质性问题,我不是为自己开脱,实在是当时的规定太有悖于业务发展(很多规定后来都作废了,主要当时银行案件太多把领导吓得)。我想发展才是硬道理嘛,而且发展了大家才有奖金拿,就把一些工作分给我的助手做了,其实助手是个非常非常认真麻利的女子,一直是银行里的业务骨干。

  同样,对于陆副行长来说,离开后的生活也是未知。但陆副行长的一个朋友说,他太太是自由职业者,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陆副行长,现在银行收入在减少,如果不离开银行,他们家人的生活会达不到之前的生活标准,即使面对生活压力,他现在也不得不动。

  而这期间我同样热心参加所有的活动,在运动会上,演讲比赛中,辩论赛场上我都取得了很多好成绩。这个阶段我的学习曲线是处于典型的快速拉升的阶段,虽然中间有很多痛苦的代价,但是我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了。我学会了变换角度看问题,学会尝试着想像如果自己是领导会希望自己的下属如何做,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的行动提供指引方向,并把工作做的尽量比领导要求的好些。

  一生只做一件事,贪多嚼不烂。后来我慢慢的就把这个作为自己以后的一个方向规划上的准则。

  在我做客户经理半年多的一个早上,行里最大的领导找我谈话了,这对我倒是第一次,原来行里一个营业机构成立几年来业务一直无法突破,派了几个人过去都不能改变颓势,行领导经过商量决定让我去挑这个担子,好像都在意料之中似的,我很平静的表达了下自己的想法和打算,几天之后公示张贴出来,我一个外地大学生用了两年时间在一个国有商业银行做到了中层干部的位置。

  或者我心胸太狭窄了,但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这样一个人在自己手下工作,我没有那样的修为,我就想团队里有这样一个人害处实在太多了,我想这是个做事的格局,过了段时间我找了个适当理由把他请走了,但是我也真的领教了银行规矩条例的重要性,以后再也没敢违反过,不过回过来想我也感谢臭虫,毕竟这个跟头还是可以爬起来让我继续前进的,而且也让我知道了江湖之险恶,感谢臭虫。

  判断能力不光指对贷款风险的判断,还指与人谈判时对对方底线和对方想法对方关心的事情的判断,对对方心态的判断和对方情绪的判断。这个非常重要,我一向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一觉得没有进步就会坐立不安,或者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吧,而我自己有意识的培养肯定加快了自己的进步。既然优秀是一种习惯,那么就让我们都养成优秀的习惯吧。

  对付这种臭虫类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别去理睬他,而是紧盯你的主目标,绕过这些臭虫。在我事业春风得意的时候我就遇到了工作以后第一个这样的臭虫。

  我这个人要一个朋友的评价就是什么都很好,就是有时未免对人对己要求太严格,这个评价太中肯了,对己要求严格不关别人的事,可是对别人要求严格有时到不是好事,我吃过很多亏,慢慢的我懂了,对同事对上级对下级要多些理解多些宽容,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的人生观的。而且工作中不够宽容会时不时的弄痛人家,那么如果对方是你的上级,他会产生不快并因此埋下隐患,不利于你的发展;如果对方是你的平级,则在以后的相处中会不同程度的产生紧张,而且如果同为部门经理则会制造部门之间的矛盾;如果对方是你的下级,则会在关键时刻给你撂挑子冷场,让你难堪。

  等到领导主动问你结果时,他即使没说也是已经在责怪你了,所以我对自己的下属明确要求,交代下来的事情无论大小一律及时反馈,我觉得这样好些,让他们不要胡乱判断哪些应该反馈,哪些不用反馈,即使其中有些不用反馈,我听一听也不会有错,而且这样慢慢的养成他们的习惯就好了,我觉得这是个好习惯。

  「之前的两次变动,什么都想周到了,但唯独没有对大趋势做出判断。」陆副行长说,幸运的是,之前两次都相对好选,因为都是银行范围内选择,而摆在眼前的第三次选择,则是要离开银行,他无法立马给出判断。

  曾经我们都很年少轻狂,以为世界都在我掌握,以为自己可以像超人一样去用一生的时间去完成很多事情。我也不例外,我曾经对自己充满了不切实际的期望和憧憬,经常幻想着自己做成功了一个中国土生土长的世界级企业,幻想着自己济世安生,为官一方造福百姓,在锻炼长跑时还天方夜谈的想象自己长跑将来也可以在运动场上一展身手。一个人对自己的认识是在逐步改变的,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好像很难做那么多事,很多看似简单的行当里面都包含着很多门道,更何况哪一个行业都有高手,你和他们竞争已经很劣势了,还谈什么去发展呢?后来看到蒙牛创始人牛根生的一句话,他说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种草,养牛,挤奶。果然是大道至简啊。这么朴实的一句话却给我们指出了一个准确的职业规划方向,

  「我无法反抗墙,只有反抗的愿望。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我对墙的妥协,和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

  毫无疑问,你所在的岗位受到了重视,你本身就会受到重视。这8个月我一笑而过。8个月后,我一路顺利的做上了信贷员,后来叫做客户经理,当时银行里很热门的岗位。

  挫折面前我开始反思反省,并且和一些同事朋友交流我的困难,逐渐意识到当时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我确实是有些太沉不住气,有些浮躁,自己以为只有自己在为银行着想,只有自己在为银行发展卖力,自以为别的部门都应该为业务部门提供保障支持而不是障碍,没有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

  待遇不如从前,身边的老同事相继离开,现在办公司的面孔基本是90后的年轻人。16年前,陆副行长的心全在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想其他的事情。

  现在想来自己那时虽然说应该自己承担主要压力,但是也应该和员工们经常沟通一下工作的进展,听听他们的意见想法,这样也是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作用,可是我没有。我当时就是带着浓厚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去开始工作的,面对严肃的领导(领导也有难处,我失败了就等于他们的判断失败了,当时我也很清楚),我立下军令状,一年时间搞不好给我撤职处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这里的国有银行不像一般企业,做到中层以上若非犯错误,基本没有撤下来的。

  业务发展路上的很多辛酸苦辣真是一言难尽,摔过很多跟头,受过很多冤屈,很多部门公司都要打交道,有些经历的人都知道和ZF部门打交道的感觉,但是真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接到通知后我知道这可能是我少有的可以和行里最大的领导直接交流、并且直接表现我的想法的机会了,于是精心构想以至夜不能眠。接下来的十几个人的大学生座谈会上几乎变成了我一个人演讲的讲台(这里表示下抱歉,被我剥夺了机会的同事们),行长对我的想法看法非常赞赏,并且不时提出些问题,我都小心谨慎理好思路做了回答。会后的一个星期,行里下来通知,调我到国际业务部工作。

  一定要严防臭虫,也一定要注意些不能跑得太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跑的太快部门业绩太好肯定让其他部门不舒服了,他们不舒服了我很快也要不舒服了。

  臭虫是我的手下,是个老资格的员工,但是喜欢倚老卖老,看人势利眼,经常欺负看起来像打工的人,看到像当官的就谄媚的笑脸相迎。(这样评价自己的下属是否有点不厚道?)并因此被投诉几次,我和他谈了几次话,希望他把火气发到我的身上也不要发到客户身上,他不光屡教不改,还和我说他就那脾气,爱咋咋地,见到自己的权威被如此藐视,我一下火冒三丈,狠狠的臭骂了他一顿,我上班一般比较严肃,人长得也高大,臭虫看我真的火了当时没顶撞我,后来服务态度渐渐好起来了,我想这事就算过去了就忘记了这件事情,可是我错了,后来臭虫让我狠狠的跌了一跤。

  而我,一天又一天的还在储蓄所里一张一张的数着别人的钱,却没有来自上面的任何工作可能调动的消息,却虽说劳动分工不同,但储蓄工作那是现在有自动柜员机都可以完成的工作啊。沮丧归沮丧,我知道在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任何熟人的情况下只能忍气吞声的兢兢业业的把手头的工作做好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选择,我很清楚当时如果工作上出了差错那对我来说更是致命的,我可是在实习期啊。

  这一「暗示」迫使银行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改革的第一步便是换帅,以及内部组织架构调整。陆行长现在所在的支行,单行长一职两三年内就换了3任。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如果你拒绝站队呢?你的前途就很难说了,没有人提名你怎么当候选人呢?现在基本银行里都是党政一把手的,还很少考虑到站队的问题,但是像云缕那样的单位呢?如果换是我的话我看要看情况了,就是你的单位是业务发展为主还是偏向ZF类的为主,如果是前者你还想有前途的话最好是跟着行政走,这种单位迟早要党政一把手,而这个一把手的人选基本是行政一把手来做,因为他懂业务。如果是后者类型的,党无疑更为重要,但是政未必比党前途差,那就要看人了。两虎不容你很难保持中立,如果你也处于风头浪尖的位置被逼着也要站队的。具体怎么站当然要具体分析单位情况了,我也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给云缕出出主意。

  我知道无忧无虑的日子不属于自己,我必须要向前走,即使会摔得遍体鳞伤;还有就是,机会总是青睐那些有准备的人!

  有人说职场上是没有神话的,只有讲神话的人。而神话都是骗人的!这话很有些道理,但是职场上的进步确实有快慢之分。

  有人喜欢看别人成功的故事,我却偏偏觉得失败更有借鉴意义。在做上客户经理后的日子应该说是真正接触到了传统银行经营的核心即存贷款业务,或者叫资产负债业务。

  所以我潜心学习,努力工作,那时国际业务部的大部分人员都还比较冷漠的时候,我的态度是最好的,接听咨询电话大多是我来回答,用来锻炼自己。由于判断清晰,加上本身金融专业出身视野广阔一些(不好意思,不谦虚了),客户比较认同我的工作,而那时国际业务正在成为这个外向型经济重镇中各家银行日益重视的业务。

  朋友对我说你要获得别人的尊重最直接的办法是在竞赛中战胜他,其实还是很有些道理的。应该说这些时候我的知名度已经很高了,基本上行里人都知道有个北方小伙子很能干,但这些并不能使我工作有改变,而真正的促使我离开了储蓄的冰冷的柜台的是新的行长上任后要组织的一次大学生谈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年末考核我所领导的机构在十几个机构考核中排位第二名,更为可贵的是我所率先创新的营销模式为全行所倡导,体验着靠自己的努力带来的成功的快乐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工作三年,我成了行里每次招收新人时必提的一个标杆,行领导每次开业务会议都要我先发言,都要号召其他部门像我们部门学习;银行人事处要求新参加工作的大学生向我学习,埋头苦干,塌实工作,不翘尾巴,肯动脑筋,耐得住寂寞,为单位做贡献。

  其实银行客户经理就和企业的销售人员一样,就是要把银行的服务卖出去,刚刚做客户经理时虽然也工作一年多了,但是社交礼仪及接人待物好多都不懂,而这个东西是没人肯教你的,你也只能自己去察言观色的学习,我创造了很多机会给同事们尤其是我觉得值得我学习的同事们做事的机会,他们打字慢,我打字快,我就给他们打贷款调查报告,他们不大懂财务报表,我就给他们分析,回报就是很多和他们一起出去跑业务的机会,每次出去我总是时刻学习他们怎么和别人交流,具体细到不能再细节了。

  我是一个地道的北方人,但我偏就不是很喜欢北方,并无偏见,个性使然,小时候就对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充满神往,大学在华北读了4年金融,即将毕业的一场变故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顿悟人生竟如此多的不确定,也曾因此消沉过,也曾沮丧的想回家逃避,但是想到人生苦短,想到自己的那么多梦想还没有开始,还是毅然的一个人来到了江南,一城市。

  上了岗位,你就要努力成为那个岗位的专家,要为客户提供专业服务,那样你的被替代成本才会很高。

  看着原先离开的老同事,现在的日子比过去过得好,而相比之前,银行的待遇越来越差,陆副行长混得也越来越一般。不知道上述的话,是陆副行长对之前「出走」同事的艳羡,还是对自我打算出走的鼓励。

  一个团队就是所有有差异的成员的混合体,个人力量再大也不能离开团队其他人的支持,其实我的感觉是一个团队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一般会形成一个团队的性格,那么伴随而来的就是会有或多或少的不协调,毕竟嘛,大家都是需要磨合的,但是有些人就是要总是责怪某某人是害群之马,我反复观察及工作中的不断体验,发现一个团队中真正需要改变的人是你自己,对于那些真正不适合团队的人自会有人去让他离开,留下的人中最需要改变以适应这个团队的人就是我们自己,改变自己去适应团队的性格,这样才能组成一个高效的团队,当然这是从如何有效完成团队目标的角度说的。

  为什么不装支付宝,他说,已经习惯了一种生活方式,不想轻易改变。当有人问他,支付宝的出现对于他所在银行的影响时,他说如果大家都用支付宝,很少人刷卡了,那么来银行办卡的人就会少。

  每一次非刷卡的消费,都像是在「杀死」自己的饭碗,或者这是陆副行长一直不肯用支付宝的线年,支付宝刚出现时,很多人就因「支付宝与银行的关系」,大肆讨论。当时市场上流传说,生意被支付宝抢走,人才被新兴行业挖走,钱被互联网金融赚走甚至连美国著名杂志《连线》的创始主编凯文·凯利也断言,「20年后,传统银行会消失。」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